下载区 火箭云盘 BT最新合集 BT亚洲有码 BT亚洲无码 BT欧美无码 BT三级写真 网盘迅雷
电影区 在线无码 在线有码 高清区 VR片 蓝光原盘 高清无码 高清有码 女优全集
图片区 动图车牌 清纯唯美 网友自拍 偷窥原创 裸露激情
小说区 现代激情 古典武侠 暴力强奸 校园春色 家庭乱伦 长篇连载 情色幽默 淫妻交换











棍王巴大亨(全)

7月前   ·   【小说】古典武侠
作者:松柏生
第一章神鬼愁抱石头
  碧空如洗,红日当头,峭壁幽谷,寂静无声。
  峭壁半腰,有一平崖,壁间有一石洞,高约二丈,倏然由那洞中,传来阵阵低沉吼声,立即打破那寂静。
  少顷,只见两团烟火,冉冉出洞中飞出。
  咦!这那是两团火焰,竟是两个形如鬼怪的野人,发长披肩,一身火红短袍,长仅及膝都已破烂,摇摇晃晃由洞中走出。
  那被看成火焰闪晃的东西,竟是两个野人舞动的四个巨石,石红如火,赤光闪耀,难怪先前看成两团火焰。
  但这些并不惊奇,而是四块巨石的体积令人惊异,每块巨石高与人齐,粗约一抱,至少也有千斤以上。
  但被这两个野人旋动飞舞,形同玩物。
  光是旋动飞舞,仅是一些笨力,并不足为奇,奇的是两个野人步履轻灵,脚踏在地面竟然无声无息!
  这究竟是何种功夫,真是见所未见,闻所未闻!
  两个野人手托巨石,走到平崖中央,随手抛下手上巨石,只听几声轰天爆响,震荡得四山嗡嗡作响。
  显然这一巨石奇重无比!
  此际陡见那身形微矮的野人桀桀笑道:
  “扁担,我俩在此苦练了十多年,从未实际试过,今天不妨互相过手练习一次,试试这功夫威力如何?”
  那个叫做“扁担”的应声道:“‘竹篙’!咱们窝在这里苦练这么多年,实在有必要试试威力如何?”
  双脚一挑一拨,那两块深插地下的巨石,应脚而起。
  “哈哈哈!”身材微矮的怪人伸手接住抛起的巨石,照样用足一挑一拨,将另外二块巨石挑起。
  两人各将巨石接住,退至平崖东西两侧边缘相对而站!
  陡听“竹篙”大喝一声!“注意啦!”右手巨石随着他这一声大喝,竟然平射而出,对准“扁担”胸口撞去。
  “扁担”一见巨石飞到,霍地腾身飞起,悬空一脚向迎面飞来巨石踢去,那重逾千斤的巨石,竟然应脚而回!
  “扁担”同时双臂一振,手上两块巨石连同飞回那一块,立即成品字形射回,然后飘身落回原处。
  “哈哈!竹篙,看你的啦!”
  “‘小款代志’(小事情)!桀桀……”
  “竹篙”一见三石同时飞来,一声桀桀大笑,竟然跃起身形,迎看巨石飞去,右手一挽一兜,立将上面这块巨石接住。
  双脚分向另外两石踏去,原本势疾力劲,平射而来的两块巨石,竟承受不住双脚一踏之力,环向地面沉去!
  哇操!这是什么功夫?
  这封瘦皮猴,怎么有如此高明的功夫?
  须知这巨石重逾千斤,“竹篙”却能平推而出,其力之大,确实惊人!
  那知“扁担”武功更是惊人,常人在脚踏实地,想将巨石接住,已非易事,但他竟悬空发脚,硬将巨石踢回。
  手上巨石打出后,竟然落回原地,就算内功练到“倒转三车”“朝元集顶”之力,也无能如此,真是吓人!
  莫怪人说:“瘦人多膏!”(瘦人精力充沛!)
  “竹篙”身子落地后,答道:“来!练练掌法吧!”
  末待“扁担”答话,砰的一掌,对着“扁担”双腿劈去,掌势疾劲,有如巨涛狂涌,激荡得地面碎石纷飞。
  “扁担”右掌翻腕推出,迎着这疾劲掌势撞来。
  待二股掌方刚要相接那一刹那,迈步前冲,左掌向下一按,奇事立现,他那前冲身形,已然冲天而起。
  显然的,“扁担”是利用双方二股方向不同的力量,托起身形,这种借力之巧妙,倒是别开生面。
  只见“扁担”身形腾空,霍地拳腿翻身,人如飞瀑怒泻,十指箕张,猛往“竹篙”之双肩抓来。
  “兄弟!你玩真的呀?”头也末抬,“竹篙”倏地滑步后退,双掌猛然上翻,这一击已是用足了十成真力。
  但见掌势奇劲,划空风生,一股挑空巨涛般的劲风,迎着“扁担”那下扑身形,直冲上去!
  “扁担”一见劲风袭来,立即改抓为掌,迎势按来。
  嘿!方才借力乃是巧力,此次看他如何借法。
  只见他双掌往下一按,迎看挑空劲力,整个身躯立被弹起半空,地面上的“竹篙”也登登的直往后退着!
  平分秋色,各自安然无恙!
  “哈哈哈……”
  “桀桀桀……”
  “兄弟!咱们终于练成了‘混元一气功’,那位臭和尚果然不打诳语,没有让我们白白约浪费十多年光阴。”“竹篙”高兴的道。
  “扁担”亦领首道:“哈哈!十年河东十年河西,昔年的“赌鬼”及“神偷”从今以后可以扬眉吐气了!”
  “竹篙”一想起往事,不由又是满肚子的气,道:“妈的!那些家伙当年一看见我这个“赌鬼”,便丢过来不屑的‘卫生眼’!”
  “扁担”呸了一声,道:“妈的!我此你还惨!我这‘神偷’就好像是过街老鼠,人人喊打!操!”
  一顿,又道:“只有那个老和尚对咱们最客气了,他虽然分别以赌技及盗技折服我们,却客客气气的要我们帮他的忙。”
  悠悠往事,勾起“竹篙”无数的感触,只听他道:“妈的,出家人四大皆空,居然会赌博,而且此我赌得更凶,更高明!”
  “我一向不服人,但对那老和尚是心服口服啦!他教我练功我就练功,从十公斤的石头抱起,一直抱到千斤大石,甚至玩弄巨石于手中足下。”
  “扁担”突然想起一事,道:“咬哟!日头快要落山了,走!快去烧香吧!”
  “竹篙”笑道:“急啥米?钟声都还没响哩!那些和尚还未开始作‘晚课’,咱们只是例行公事,有啥米好紧张的。”
  “扁担”又道:“兄弟,你记不记得我曾问老和尚说,我们何时可以下山,老和尚却说在‘隐灵寺’抱回婴儿之时,怎么可能呢?”
  “竹篙”亦惑然的道:“是呀!和尚寺中怎么可能会有小孩子呢?那老和尚又没有发烧,绝不会胡言乱语的,可是……”
  “扁担”摇摇头道:“煞煞去啦!别再去想这些伤脑筋的问题啦!走!去寺中看看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为何尚未做晚课!”
  二条身形似电,疾驰而去!
  *    *    *    *
  松柏掩映,一座高塔轰立其间,高塔四周,殿宇巍峨,屋顶全系采用琉璃瓦,夕阳斜照下,闪烁着缕缕黄霞。
  原来庄严肃穆的“隐灵寺”如今却一片混乱。
  二代弟子,手持刀棍布在四处戒备着。
  那对丈余高,力大无穷,刀枪不入的护山灵猿吱吱的叫个不停,可惜,唯一听懂它们“夫妇”言语的住持却忙着解救一位中年妇女。
  灵药一入口,再经住持凌空挥指渡气,全身重伤的中年妇女悠悠的醒转过来,突听她尖声叫道:“少爷!少爷……”
  欲待挺身,却颓然倒下,毕竟是受了重伤。
  “阿弥陀佛!女施主别急,小施主一切安好!”
  “让我看看!”
  住持澄空大师往身旁小沙弥一点头,那小沙弥会意的立即将手中婴儿凑到中年妇女之面前。
  中年妇女泪流满面,一直低呼:“少爷……”
  声音越来越微弱,澄空大师一见大惊失色,顾不得避嫌,出掌接住中年妇女背部渡气提神,沉声道:“女施主,是谁下的毒手?”
  中年妇女精神一振正欲开口,陡闻--
  “鸭米豆腐!”
  “现宰!现宰!”
  “扁担”及“竹篙”笑嘻嘻的降至场中。
  他俩平常练功无聊,只有藉着每天早晚依老和尚规定来寺烧香之机会,与寺中和尚“扯扯蛋”解解闷,今日当然亦不例外!
  那怕是今日情况特殊,他俩照吃“豆腐”!
  那中年妇女乃是婴儿之奶娘,原本受伤过重,全凭灵药及一股精神力量支撑着,此时已至油竭灯枯之境了!
  只听她指着婴儿断断续续道:“巴……巴……”
  一口气喘不过来,憾然而逝!
  “竹篙”叹道:“唉!又死了一个人,我可以多呼吸一份空气了!”
  群僧不由齐瞪他一眼!
  “扁担”立即向群僧扫射一挑“白眼”,道:“瞪啥米!出家人四大皆空,怎么可以随便‘瞟白眼’呢?罪过!罪过!”
  澄空大师叹道:“二位施主有所不知,这位小施主的身世及仇家,只有这位女施主晓得,方才被你们一搅和,全断了!”
  二位老兄这下傻眼啦!
  怎么如此巧呢?伤脑筋!
  “竹篙”眼珠子一转,指着那对护山灵猿,笑道:“我看吉吉和米米方才叫了老半天,人是它们抱来的,它们一定知道!”
  “扁担”亦连声附和着!
  那对护山灵猴自经“圣僧”收伏调教以后,业已通灵,圣偕虽已去云游四方,但二猴仍谨守“圣僧”戒律,守护着“隐灵寺”。
  此时一见“竹篙”指着它们,立即身形似飞的来至澄空大师面前,那只大腹便便的母猿,此手划脚的“吱!吱!”说个不停!
  澄空大师神情凝重的倾听着!
  “竹篙”及“扁担”不懂猿语,一见母猿津津有味的说着,公猿却傻呼呼的听着,“扁担”不由踹了公猿一脚,道:“妈的!你也讨了一个‘长舌妇’!”
  公猿莫明其妙的被踢了一脚,陡然变颜大怒,但是一见踹它的人是“扁担”时,只有低“唔!”了一声,不肯蠢动。
  母猿却“吱吱!”跳过来,又指又叫的,却不敢太靠近二人!
  “扁担”叱道:“妈的!你这猴母,你在跳什么,你不怕动了胎气呀!好!让我再服侍你好好的玩一玩!”
  说完,双手作势一抱!
  双猿大惊失色,躲到澄空大师身后不敢吭声了!
  别看这对灵猿生撕虎豹,重逾千斤,但是到了“扁担”及“竹篙”手中,就似玩具一般任他们耍玩了!
  为了练“混元一气功”二人一遇上二猿,便分别抱住一猿,抛高丢低,甩东甩西的,简直没完没了!
  直到二猿晕头转向后才放过它们!
  怪不得它们怕得要命!
  澄空大师宣一声佛号后,朗声道:“据米米所述,这孩子的母亲及家人皆被一群蒙面人杀死,原因不详!”
  “扁担”叫道:“这孩子家住那里呀?”
  澄空大师沉声道:“不知道!方才老呐正要接问下去,却被二位施主一打岔而告中断,真不知该从何找起?”
  “扁担”对那抱着小婴儿的小沙弥道:“喂!小和尚,把那娃儿抱过来让我看一看他身上有什么东西可参考的?”
  接过那婴儿,“扁担”叫道:“妈的!抱惯了千斤大石,今日抱这娃儿,好像抱团棉花似的,怪蹩扭的!”
  说完,解开孩子衣物,一阵翻找……
  “哈哈!找到了!喔……呸……呸……”
  “扁担”正为在孩子身上找到一面“金锁片”而哈哈大笑之际,突然那门“小铜炮”射出一股“水箭”,命中“扁担”那张开的口中。
  “竹篙”拍手直叫:“哈哈!好甜喔!”
  “妈的!小淘气,这是你给你家爷爷的见面礼啊?咦?‘亨儿满月纪念长命百岁巴凌宇’,喔!原来是‘巴豆’那小子的砡仔呀!”
  “竹篙”急接过那孩于,翻阅那面锁片,点头道:“怪不得那位奶娘在临终前直说:
  ‘巴……巴……’的!”
  “扁担”突然收起玩世不恭神情,一本正经的向澄空大师,问道:“大师,你打算怎样安排这个孩子!”
  澄空大师恭声道:“但凭施主决定!”
  “扁担”决然的说:“好!由我们二人抚养他!”
  “竹篙”急叫道:“扁担,你有没有发烧啊?或是那一条神经不对劲啦?我们二个大男人,怎么养一个小孩啊?”
  “安啦!时到时担当,船到桥头自然直呀!”
  “时到时担当,放屁!你有奶给他吃呀?”
  “奶?简单!山下那些野鹿的鹿奶多的是,何况我们米米快要生小米米,到时候,奶源绝对没有问题!”
  “这……”
  “竹篙”眼往米米一瞧,谁知它却会意的直点头,吉吉亦滋牙裂嘴的傻笑着:“妈的,这对畜牲也喜欢这砡仔!”
  “好吧!尿片可要你自己洗喔!”
  “洗尿片?免啦!我要这固仔一天到晚泡在‘翠梅潭’中!那里还需要换洗尿片呢?真是爱说笑!”
  “妈的!那潭水奇冰无此,你我二人这身功夫都不敢碰那潭水一下,你是存心要活活冻死这小鬼呀?”
  “安啦!你忘啦!老和尚当年走之前不是留下了一大堆草药及一瓶药水吗?当时我们还不相信会派上用场哩!”
  “妈的!老和尚实在有几把刷子,竟能未卜先知,算准了我们会抱养这小鬼,因而事先准备妥那些药物。”
  “这下子,OK了吧?”
  “好啦!OK就OK吧!谁叫我遇人不淑呢!坑你老头!”
  “扁担”对澄空大师等僧道:“各位大小和尚,你爷爷从今日起,要侍候这位‘巴大亨’,早晚请你们多烧两支香吧!”
  “阿弥陀佛,施主功德无量,恭送施主!”
  *    *    *
  曙光乍现,一向平静的峭壁平崖,今日却呼声震天,好不热闹!
  只见崖下站立着三人三猿。一位年约十余岁,身穿兽皮,发似乱草的少年人与一只全身雪白,丈余高之巨猿在圆圈中互相推扯着。
  在圆圈外站着那对怪人“扁担”“竹篙”及那对护山灵猴,此时人及猿皆不住鼓掌欢叫着!
  “巴大亨!加油……加油!”
  “唔!唔……”老猿亦为小猿加油着。
  显然,人猿斗力已届要紧关头!
  只听“竹篙”说道:“兄弟,咱们这位巴大亨实在有够力,居然能够和‘小吉吉’撑这么久!”
  “妈的!这头小畜生的力气,此它老子还要大,昨天我差一点栽在它的手里头,我看巴大亨可能会输!”
  “竹篙”急道:“不见得,要不要打个赌?”
  “扁担”不屑的道:“你这“赌鬼”又要赌啦?”
  “竹篙”红着脸道:“没有啦!好玩而已!”
  “扁担”笑道:“好!今日就让你过个瘾,我和你赌啦!”
  “竹篙”乐得呵呵笑道:“赞!够意思?赌注呢?”
  “扁担”眼珠子一转,道:“这样吧!输的人,负责煮一个月的饭。”
  “好!一言为定!巴大亨加油!”
  “竹篙”扯开嗓门大叫着!
  “扁担”亦吼道:“小吉吉,加油!”
  吉吉和米米惑然的直瞧着“扁担”,搞不清楚这位老兄原本是在为巴大亨的,怎么会突然改变主意呢?
  “扁担”一见吉吉和米米只是怔望着他,却忘了为小吉吉加油,不由得骂道:“妈的!
  看什么?加油呀!”
  “唔!唔……”
  “竹篙”扯开嗓门,吼道:“巴大亨!加油呀!扁担已自甘堕落,要为‘小吉吉’加油了,你要争气点呀!”
  场中之少年人闻言,不由心神一分!
  小吉吉顺势一推,巴大亨身子退到边沿!
  小吉吉使劲再一推!
  巴大亨双足立地生根,硬撑着后仰的身子!
  “竹篙”神色大变,“啊”了一声!
  “扁担”得意的叫道:“老兄,准备做饭吧!哈哈……”
  “竹篙”低垂着头,说不出话来。
  陡听少年人吐气巨喝一声:“嘿!”
  双臂一振,往外一推--
  只听小吉吉凄嚎一声,身子似断线风筝一般,不但被震出圆圈外,而且直往崖壁撞击过去……
  眼看小吉吉便要惨死于非命,吉吉和米米身子似飞般跃出--陡觉身边一阵疾风掠过,巴大亨已经闪电般抄住小吉吉的身子,旋又斜掠出去,飘然落于岸上。
  “竹篙”和“扁担”张大着嘴,说不出话来。
  吉吉和米米更是傻了眼。
  巴大亨抱着小吉吉来到吉吉和米米面前,笑道:“喂!看什么看!有啥米好看的,把你们的猴砡仔带回丢吧!”
  吉吉傻笑着抱过小吉吉。
  小吉吉恰好回过神来,立即挣脱了下来,趴伏在地!
  巴大亨立即闪过身子,叫道:“起来,小吉吉,你究竟在搞啥米玩二,快起来,咱们再好好的打一场!”
  方才得意洋洋的“扁担”,乐极生悲,一想起要做一个月的饭,便头晕脑胀,低着头唉声叹气不已!
  “竹篙”自败部复活,心情之愉快,可想而知,此时一见小吉吉心服口服的跪伏在巴大亨面前,便笑道:“巴大亨,拍拍它的头收了它吧!”
  巴大亨恍然大悟,立即弯身轻拍小吉吉头部三下,小吉吉弹跳而起,恭恭顺顺的垂手侍立在巴大亨的身旁。
  吉吉和米米高兴得又叫又跳的!
  “竹篙”一见“扁担”那付垂头丧气状,笑道:“妈的!食到七老八老,棺材都已钻四分之三的人了,还这么输不起啊!”
  “扁担”瞪他一眼,冷哼一声不语。
  “竹篙”又笑道:“不要怨叹啦!你输在鼎鼎有名的‘赌鬼’手中,并不冤枉,何必如此想不开呢?哈哈……”
  “扁担”吼道:“得意个鸟!你还不是输给了老和尚,哼!还厚着脸皮在这吹‘鼎鼎有名’,真是马不知脸长喔!”
  “你……”
  “我怎么样?”
  “竹篙”情急之下,叫道:“你等着瞧吧!我已经把我的那些赌技完全教给巴大亨了,他会替我挣回面子的!”
  “哈哈……”
  “竹篙”一见“扁担”突然反常的大笑不已,不由惑然道:“你在笑什么,莫非你不相信,别看他年纪尚小,巴大亨的赌技已超逾我了!”
  “扁担”笑得更厉害了!
  眼泪和鼻涕居然全流了出来!
  “停!”竹篙火大的吼了一声!
  “扁担”挥袖拭去鼻涕及眼泪,强忍着笑不语!
  “拉杂鬼,乱挥乱丢的!呸呸呸!对了,你方才在笑什么?”
  “扁担”又甩了一把鼻涕后,方笑道:“你呀!枉费你已经吃了那么多米,被那小鬼搞鬼还不知道,哈哈……”
  说完,又开始大笑起来!
  “停!”
  “说明白后,再躲在厕所中去笑吧!”
  “好!这可是你叫我说的,那小鬼已经尽得我的真传,我想他可能以两家之长暗中搞鬼,才能赢了你!”
  “扁担”幸灾乐祸的道。
  “喔!莫怪!莫怪!”
  “竹篙”点点头,瞧向巴大亨!
  巴大亨吐舌做个鬼脸!
  “哼!小滑头!鬼头鬼脑的!下次绝不会再让你得逞的。”
  “扁担”笑声更大了!
  “竹篙”气道:“笑什么?去做饭吧!”
  巴大亨不解的问道:“赌鬼!今天不是该你做饭吗?”
  “竹篙”神气的道:“你方才胜了小吉吉,我和他打赌也胜了!”
  “扁担”冷哼一声不语。
  巴大亨向“扁担”问道:“神偷,金(真)的吗?”
  “扁担”没好气的道:“什么金的,银的,还不是你这小祸胎惹的祸,明明要输了,怎么突然来了那么大的劲!”
  巴大亨笑道:“呸!谁叫你们门缝里看人,把本大亨瞧扁了,活该,看你下次还敢不敢看不起你家少爷。”
  “扁担”嘀咕道:“臭弹!哼!”
  “竹篙”突然问道:“对了,小鬼,你怎么突然添了‘神力’?”
  “‘神力?’没有啊!”
  “一定有啦!想想看!”
  “哎!又要想呀!真伤脑筋,我只记得天天在那药桶及‘翠梅潭’中泡来泡去的,忽冷忽热,真不好受!”
  “呸!不知好歹!”“竹篙”叱道。
  巴大亨吐吐舌,又道:“对了,我想起来了,那天我和小吉吉在后面那座山玩的时候,曾经吃了一粒红色果子。”
  “竹篙”奇道:“红色果子?”
  巴大亨点点头。
  “扁担”急道:“红色果子?是不是外表似蕃茄,另外长了三片绿叶,吃起来苦苦涩涩的?”
  巴大亨双眼放光,喜道:“老偷儿,你真是天才,居然知道那东西,当初我因口渴,以为那是‘偷马多’,才吃下它,妈的,活受罪!”
  “竹篙”急道:“活受罪,怎么会呢?”
  巴大亨瞪他一眼,怒道:“怎么不会?吃下那棵‘偷马多’之后,全身又热又痛,那滋味此泡在药桶中还要难受百倍!哇操!”
  “扁担”笑道:“你这小鬼,真是‘古井水鸡’,不知天地‘鬼斤’重,得了天大的福份,还在怨天恨地,骂东骂西的!”
  巴大亨怒道:“哇操!你这老偷儿才是‘古井水鸡’哩,不然的话,你说看看,天地究竟有多重?”
  “扁担”吱唔道:“这……”
  “竹篙”打圆场道:“好啦!煞煞去啦!棺材里放炮,吵死人啦!你这小鬼真是没大没小的,怎么和长辈扯呢?”
  巴大亨瞪了他一眼,叫道:“哇操!长辈?自我会说话起,你们就坚持要和我平辈论交,如今怎么又出尔反尔了呢?”
  “扁担”和“竹篙”相视一眼,无奈的苦笑一下!
  巴大亨续道:“长辈?凭你们的所作所为,言谈举止,够资格做长辈吗?若不是澄空大师劝止,我早就将你们列为‘拒绝往来户’了!”
  “扁担”和“竹篙”凄然的垂首不语。
  巴大亨见状亦缄默不语!
  “阿弥陀佛!”
  佛唱方歇,崖上出现了宝相庄严的澄空大师。
  巴大亨乖顺的垂首长跪在地!
  “痴儿!起来吧!”
  澄空大师对“竹篙”及“扁担”躬身一礼,道:“二位施主!安好!”
  “扁担”没好气的道:“好!好个鸟!我看你这和尚越来越像个掌门人了,今日大驾光临,有何指教,快说吧!”
  “阿弥陀佛,老施主且息怒!大亨无礼顶撞之处,全是老衲之过错,老衲督促不严,在此向两位老施主陪罪!”
  说完,弯身一礼!
  “哎!煞煞去啦!你天天上山下山,来来去去的数这小子读书明理,是我们自己不争气,又能怪得谁来呢?”
  澄空大师对巴大亨慈声道:“痴儿,快向两位老施主赔礼吧!”
  巴大亨驯顺的向二老,赔礼道:“二位……这个……”
  一向胡扯惯了,巴大亨一时不知该如何称呼二老。
  澄空大师慈声道:“叫爷爷!”
  巴大亨心中虽然十分不解,但他一向最信服澄空大师,不敢违背他的意思,因此,立即恭声道:“二位爷爷,亨儿向您们赔罪啦!”
  说完,跪伏在地!
  “扁担”和“竹篙”手足无措,鼻头一阵发酸几乎掉下泪来!
  澄空大师冷眼旁观,见状不由得甚为安慰!
  须知,“扁担”和“竹篙”武功高强,正邪不分,全凭自己喜怒哀乐行事,若有稍拂其意者,立即杀无赦!
  江湖人称“神鬼愁”即是指神偷及赌鬼,人见人愁!
  二十余年前,较技输于“圣僧”手中,划山为牢,不再重入江湖,但是澄空大师心中仍然担心他们二人会背信,私自下山。
  所幸由于二人修练“混元一气功”及巴大亨之来临,牵制了二人,方使得天下武林安享了不少太平日于。
  如今,一见二人激动神情,澄空大师知道他们二人已和巴大亨建立了很深厚的感情,只要巴大亨不入歧途,天下太平矣!
  澄空大师自怀中掏出一锭白银,对巴大亨道:“亨儿,你到山下‘信记商店’去买两坛酒及卤物,回来孝敬二位爷爷吧!”
  巴大亨为难的道:“这……”
  澄空大师扶起他,笑道:“我知道你从未下过山,更未买过东西,去试试看吧!快去快回,我还要告诉你关于那棵‘偷马多’的来历!”
  澄空大师说到‘偷马多’时,不由得停顿了一下,毕竟他是出家人怎么可以学世俗人“胡言乱语”呢?
  “竹篙”和“扁担”不由哈哈大笑!
  澄空大师低宣佛号不已!
  巴大亨见状,好似自重重云雾中重见天日一般,欣喜万分,高声叫道:“好,本大亨去也!”
  身子似电,殒落而去!
  小吉吉欲追随而去,却被吉吉和米米拉住了!
  澄空大师苦笑道:“这孩子,方才还愁眉苦脸的,现在又嘻嘻哈哈,活蹦乱跳了,真是赤于之心呀!”
  “扁担”笑道:“本性难移呀!”
  “竹篙”问道:“老和尚,上课的时间还没有到,你怎么上来了,莫非是有什么事情要告知或商量?”
  澄空大师颔首道:“据少林寺托人带来消息,告知亨儿之生父巴凌宇并没遇难,如今正在江南……”
  “扁担”急道:“什么?有‘巴豆’的消息啦!快说!”
  澄空大师续道:“巴施主神龙见首不见尾,在江南出现一阵子之后,立又不见人影,目前正动员人手寻找中。”
  “扁担”泄气的道:“那还不是白搭!”
  “竹篙”叫道:“不!有人看过他,表示他还活在世上,这是一个天大的好消息,只要耐心找,不愁找不到他的人影!”
  “哼!海底捞针,谈何容易!”
  “妈的!你又在唱反调了,火大了,我就……”
  澄空大师急道:“二位施主,别吵!别吵!”
  事实上,澄空大师并非怕他们二人吵,他对他们二人吵架早就习以为常了,但是今天,他可不敢再让他们吵下去了。
  因为,他由“竹篙”方才的语意中知道,若被“扁担”搞火了,他会立刻下山去寻找巴大亨的生父巴凌宇。
  “竹篙”一走,“扁担”保证也会跟着走,那天下马上又要大乱了,这岂是慈悲为怀的澄空大师所愿意见。
  所以他立即劝阻他们。
  “竹篙”和“扁担”冷哼一声不语!
  澄空大师沉声道:“二位别再斗气了,老纳今日前来,除了告知巴施主之消息外,另外有一件惊人的消息要告诉二位!”
  二老闻言齐注视着他。
  澄空大师道:“最近江湖中突然冒出了一位‘血鹰令主’,只要血鹰一现,三日之内,该处便屋毁人亡,鸡犬不留!”
  “竹篙”喃喃道:“血鹰令主,没听过呀!”
  “扁担”亦道:“老和尚,究竟是何方神圣在搞鬼?”
  澄空大师摇头道:“没人见过,但心狠手辣,血腥漫天,已经在武林中造成了一股恐怖风潮,人人自危,纠纷迭起不穷!”
  “竹篙”急叫道:“阿呀!小鬼下山去,会不会碰上那些家伙呢?”
  “扁担”亦急道:“是呀!兄弟,小鬼可是不懂一招半式的呀,怎么办?”
  方才二人犹在斗气,如何一提到巴大亨,两人自然而然的又和好如初了,澄空大师感动之余,更加坚定了原先之决定。
  只听他朗声道:“二位施主别心急,亨儿吉人天相,洪福齐天,不会有危险的,我已决定等他回来之后,传他几手功夫!”
  “扁担”喜道:“赞!少林寺功夫不但是正宗功夫,而且称尊武林,这小鬼脑瓜子聪明,此‘电脑’还厉害,一定可以很快‘出师’的!”
  “竹篙”亦喜道:“是呀!我那些赌技,他简直是一学就会,若不是‘混元一气功’不适合他练,我早就传给他了!”
  澄空大师笑道:“亨儿吉人天相,艳福不浅,多妻多子,幸好二位没有擅自传他‘混元一气功’否则就麻烦了!”
  “扁担”吐吐舌道:“我若不是看他年纪尚小,早就传他‘混元一气功’了!还好没有闯祸,真是鸭米豆腐,现宰,现宰!”
  澄空大师摇摇头,微笑不语!
  二老却哈哈大笑不止!
  ----------
  大天神 OCR


[ 此貼被小氣胖在2017-12-20 15:39重新編輯 ]